2013/9/26

潘國靈的手稿








以上是潘國靈的詩作手稿及Kit Poon的插圖。


2013/9/1

Kubrick Poetry •九月•無有紀年•小說與詩


時間 Time2013/9/29 (Sunday) 4:00pm-5:00pm
地點 Venue油麻地 Kubrick電影中心一樓講廳
主持 ModeratorsPolly Ho & Adam Cheung
嘉賓 Guest: 潘國靈


七月份,潘國靈同時推出他第五部小說集《靜人活物》和第一本全詩集《無有紀年》。《無有紀年》有一副題為:「遊忽詩集(1994-2013)」,屈指一數,十九年一本詩集,確乎是詩的年輪,也是無有紀年。凌逾(廣州華南師範大學文學院教授)評介《靜人活物》,有此一話:「潘國靈先生的才氣在於巧思、才睿、靈氣」,那潘國靈的詩世界呢?小說和詩在他身上及其筆尖底下,是兩種書寫,還是互有接通?(「遊忽」這個在他小說中不時出現的角色名字,怎麼給拐進詩裡?)開學時份,我們請來作者現身說法,選讀一些詩作,談談詩與小說的一些思考,及創作背後的一些故事。歡迎讀者有備而來或即興加入,圍讀詩作(或小說選段),一起討論,分享閱讀感受。



潘國靈
1997年正式發表小說,至今共推出小說集《靜人活物》、《親密距離》、《失落園》、《病忘書》、《傷城記》,另有散文集《靈魂獨舞》、《愛琉璃》,《無有紀年》是作者首部全詩作。小說創作之外,作者在城市書寫上亦論著甚豐,著有《第三個紐約》、《城市學2》、《城市學》等。作品近年陸續於兩岸三地發表及出版,部分曾被翻譯成英語。

日本俳句


(Polly Ho)



日本俳句總是淡淡地散發著櫻花的美態,短小而精致,不少初學者喜歡寫俳句,無他,因為它有規則可循。排列成三個短行,「五、七、五」三句,共十七個音節組成,會加入與季節相關的字詞及表達作者心境,不強調韻腳。但俳句是易學難精,那只是形式上的要求,全做到了並必就是一首好的俳句,真正好的俳句是有一種生命力,可遇不可求。

要明白俳句,得先了解它的歴史背景。俳句是日本傳統詩歌文學一種,把它發揚光大的是松尾芭蕉,因此有「俳聖」的美喻。除了芭蕉,日本還有其他俳句詩人:蕪村、一茶和字規等等。如果大家細看日本俳句,會了解到句字中隠含禪的趣味,有一種清高無我的境界,在芭蕉的俳句中你往往會到了一個無人靜止沉思的境界,他對生命透徹的體會,反映在俳句上,有一種獨特的生命力,也許這是他作品傳誦至今的原因吧。







是次分享會介紹俳句的形式、歴史背景、俳句詩人及特選了一些佳作。最後參與者以四季為題創作一首俳句,以下是其中的作品:



黄梅之時節,
綿綿春雨不間斷,
萬物競重生。

冬﹣﹣梅

萎黄吹成雪,
吹盡百花吹不散,
小園一枝春。

(photos by Shing)